11本工作日志记录新结古成长史(组图)

  从2010年4月到2013年4月。三年。一千多个日夜。时序的流转,记录了新结古的崛起。中国铁路建筑总公司玉树重建项目部的领工员王少华,则用近千篇工作日志,描画出了这座城镇的成长轨迹。

  2010年7月9日,是王少华奔赴玉树的日子。在这天的工作日志上,王少华这样写道:22:20,由银川乘火车到西宁。

  和大多数援建者一样,玉树对于那时的王少华来说很陌生。地震,重建,这两个词汇是王少华脑海中,对玉树第一印象。

  2010年7月10日。11:30,抵达西宁。14:20坐飞机前往结古。15:20,到达巴塘机场。16:50,到达工地。

  这张普通援建者的时间表,更像是一场战役前一个战士的时间表,争分夺秒,没有一刻松懈。是的,对于三年前的王少华来说,这就是一场战争。

  我们已无需赘言玉树灾区重建工作的紧迫和艰辛,因为在这张时间表中,我们分明感觉到了这样的信息时间高于一切,效率就是生命。

  2010年7月11日的工作日志中,王少华这样写道:在项目部施工现场搭建板房,挖水管沟,浇筑板房基础。

  此后的一个星期里,王少华始终在工地上忙活着。“指挥部决定,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项目部的搭建任务,尽快集中精力投入到重建工作中。”时光荏苒,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。

  2010年8月9日,王少华的工作日志中只有简短的一句话:藏医院放线。这就意味着,王少华所在的中国铁路建筑总公司的玉树重建项目,正式拉开了序幕。

  从7月10日抵达玉树,到8月9日工程正式开建,时间过了整整一个月,我们好奇,是什么原因让与时间赛跑的援建工作放慢了脚步?从王少华的讲述中,我们听到了一个有关两棵树的故事。

  玉树藏族自治州藏医院面朝红卫路,背依巴塘河。王少华说,地震后藏医院已是一片废墟,可废墟上的两棵白杨树依旧挺立。这是两棵直径超过70厘米的参天大树,按照这两棵树的生长速度推算,树龄已近百年。

  没到过玉树的人,不知道树的珍贵。因为海拔过高,气候恶劣的缘故,结古没有一棵原生乔木,街头的数十棵白杨树,都是历代结古人人工栽种的。没到过结古的人,也不会想到,这里的人为种活一棵树付出的艰辛。王少华说,在结古,树比金子珍贵,因为那是雪域之巅最动人的绿。也恰恰是因为这样,为了保护废墟上的这两棵树,施工方更改了原来的施工图纸。慢一点,再慢一点,给结古留一个绿色的梦,是援建者的心声。

  树留下了,可是工期不能缩短,为了保证完成预定任务,援建者只能延长每一天的工作时间。“虽然累了点,可是看见那两棵树,我心里就美滋滋的。”王少华说。

  再回玉树已是2011年4月7日,这一天,王少华在工作日志中这样写道:上班,清理杂物,准备开工。

  这是玉树重建的关键之年。依旧是时间紧迫,依旧是早晨八点出工、晚上九点收工的生活节奏,依旧是要克服重重困难:

  王少华说,在玉树施工,工地上都靠柴油发电机自行发电,可是那几天,柴油机出了故障。为了保障工时,工人们只能用肩挑背驮的方式,往施工点运送建材,这就意味着每天下班的时间,从晚上点延迟到了十一二点;这就意味着,工人的工作量将大幅度增加;这也就意味着,没有大型机械的支持,王少华和他的工友们将有更多的付出。

  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又一个夏天。2012年7月10日和7月13日,王少华的工作日志中出现了两次“因雨停工”的字样。

  王少华说,2012年结古的雨水格外多,从4月下到10月,几乎没消停。“那几天的雨实在是太大了,就像是从天上往下泼,工人们被浇透了,根本没办法干活。”王少华说。

  王少华说,那几场雨后,公司为工人们配备了专业雨衣,工程再也没有因为下雨而耽误过。填充墙砌筑、构造柱钢筋安装、立杆水平杆,这样专业的字眼不时出现在王少华每一天的工作日志中。援建工作稳步推进。

  这是结古镇又一个宁静的春天。没有塔吊的起落声,没有卷扬机的喧嚣,一栋栋高楼已经拔地而起,具有民族特色的商铺生意兴隆,街道上车水马龙,一座现代化的高原城镇已现雏形。结古在无言中书写着属于自己的奇迹。而王少华知道,这是又一场战斗的能量蓄积,因为再过几天,今年的玉树重建工程将全面复工。

标签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