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enny和Tracy

  最近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,很多先前确定而坚持的,不断受着现实的冲击,显得那么的异类。喜恶都挂在脸上,这可怎么是好?以三十岁高龄而言,的确幼稚可笑,梦里一遍遍往复着各种之前不清晰未及深思的画面,每每惊醒

  鲁迅先生说:我从来都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。反复思量,自始自终逐的不过一“利”字。不想一杆打翻一船人,只不过惊觉自己无意中自认为的公正处事,可能却无意间成为伤人工具.思想不拐弯,头一次令自己这样深恶痛觉..

  于是三十岁的成熟,要学会的第一条是不可轻信人言。其实,五千年的中国史,这一条绝对是马步级武功..只不过自己一直刻意保持不去接近的心态处世,哪知,被殃及的池鱼才是最活该的存在..

  要学会的第二条是经营..诚然害人之心,不可有,防人之心却万不可少。所谓的职业感不懂应变,就是愚腐.懂得在工作、生活里为现在、未来经营,无惧争取,接受自己的不完美,学会用社会常态看待问题..

标签: j日记英文

相关文章